洛阳农业局主办
今天是:
农业文化 > 文化产业

诗赋洛阳||杜康赋

发布时间:2018-05-08  信息来源:信息中心  作者:  浏览: 次  

洛阳.jpg

  昔三代居于中土①,历九朝定鼎洛阳。王城兴也,得堪舆之灵蕴②;人物勃焉,赖曲糵之滥觞③。山川之势拱于天,则为名邑;日月之精合于地,必生佳酿。是故才子如云,京洛纸贵;侠客遍地,人气贲张。何所依哉?伏维杜康!

  盘古开九天,赤县肇三皇。继五帝有尧舜,承六世乃禹王。传位启,复太康;再仲康,而至相。寒浞生乱,逐大王于斟鄩④;相王不敌,仆高丘而崩殇。后缗遗孕⑤,东投有仍娘亲⑥;少康初成⑦,南庇嵩麓纶乡⑧。栉风沐雨,春耕伊水之阴,夏牧皋山之阳;踏露拂霜,秋撷乔木之实,冬收平畴之粮。虽无果腹之隐患,时有怀国之忧伤。嗟乎,人生之绝恸,莫若父死;君王之切齿,何如国亡?此二难者,皆罹少康。叹有地百顷,蓄众一旅,抚孤纳遗,小成气象;奈失土数载,磨志三分,椎心槌肺,难继崇光。
  负行囊于山野,独徘徊于上皇。童叟无语,虫羽弗唱。苍天长云失色,溪涧流泉不响。萧萧然罡风怒卷,隆隆哉荒垧震荡。忽雷电大作,暴雨骤降。遂藏身至崖下,复委食于空桑。天水灌也,得上庭之玉润;雷火激也,接太极之神光;古桑偎也,浸草木之华汁;糗粮发也,萃地气成美酿。取金盏而分士卒,啜玉液陡增胆量。厉禽觑之颠倒,猛兽闻之踉跄。樽中五行发力,丹田三江腾浪。少康喜,跪而泣:天助我也,必复夏邦!将士为之操戈,河岳随之易妆。克复九州,威加八方。再继先帝大统,成就中兴之王。黍醴天成,国运载昌。后人传之,名曰杜康。
  嗟乎!古往今来,沧桑兴替。造物致事者多也,泽世传人者寡矣!治国之道,儒学独尊;匠作之术,流芳几许?知人文之祖者众,谙酒祖为谁者稀。人乃血肉之躯,秉承真元之气。大道遁形于混沌,天赋作茧于草齑(jī)⑨。超然物我者,必借乎酒力。君不见:云长温酒,鏖战华雄斩首级;孟德举杯,笑逐群枭夺神器;伯高醉狂,气吞千秋洒翰墨;太白酩酊,笔倾万斛吐珠玑⑩。子当闻:刘邦掷盏,呵云挥剑断白蛇;周瑜酹月,藉风引火焚赤壁;荆轲绝饮,咸阳一跃刺秦王;武松饱酣,阳冈三拳毙虎罴。杜康之功不啻旷伟,美醪(láo)之用有溥世俗。红堂合卺,恭待嫁娶庆典;素衣执钵,挽成祭祀礼仪。柳岸送别,朱唇常呷悲欢;兰亭相聚,绿蚁漫说今昔。凡人情世故,休戚与共;品个中滋味,唯酒可寄。或曰酒能乱性,实乃人无定力。诿罪红颜祸水,何不修身正己?故先朝酒祖无碑,绝代佳酿永继。人烟纵是阑珊处,小店依然飘酒旗。
  时序新元,百业鸿起,酒坊如林,琼浆何觅?唯曹操诗证,纾雄才之忧,杜康足矣;有田中殷询,解元首之渴,糟醅可及?总理授命,起陈籍于泥窖;上皇开垆,沥鲜醪于檀渠。三薇渍糵,蒸谷粱之精髓;六甄法古,勾山水之机趣。流光滟滪,星垂九皋平野,醇风绵柔,醑(xǔ)出千古京畿。洛都南巡,抚帝阙而香浓;陆浑北行,临伊洲而涎滴。贤达宠之若红颜,匹夫携之如知己。觥筹交错,国宾弄影夸殿堂;杯盘狼藉,樵公行令醉竹篱。饮杜康美酒,品中华文明;燃壮士豪情,谱世纪新曲。以酒为媒,广交天下朋友;携手共进,振兴地域经济。唏嘘国之瑰宝,堪为盛世助丽!结篇难抒情怀,赋诗略尽余意:
    京洛南巡访杜康,
    上皇古地雾茫茫。
    千年泥窖继薪火,
    一脉山泉生蔻香。
    王子梦回歌旧事,
    曹公醉罢忆空桑。
    人间幸有佳酿在,
    莫使英雄愁断肠。
    注释:
    ①夏、商、周三朝均曾定都于洛阳。中土:中原。《史记》云,“昔三代之居,皆在河洛之间”,即此意也。
    ②堪舆:原指地理形势,后风水学中指天地气脉。
    ③曲糵:酿酒之曲母,代指美酒佳酿。
    ④斟鄩:夏朝都城,在今河南偃师二里头。
    ⑤后缗:相王之妻。乱臣寒浞弑相王,后缗带孕逃回娘家。
    ⑥有仍:地名,后缗的娘家,在今山东省济南市西南。
    ⑦少康:相王的遗腹子,即后世所称之“杜康”。
    ⑧纶乡:古为纶氏之地,在今河南登封之西、偃师之南。
    ⑨草齑:草屑粉末,指微贱者。
    ⑩云长:关羽,孟德:曹操,伯高:张旭,太白:李白。
    曹操《短歌行》诗云: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”
    田中角荣: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日本首相,在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中,曾背诵曹操的《短歌行》,多次询问中国古代的杜康美酒。
    周总理曾指示河南省洛阳市,在杜康造酒原址研制杜康酒,经三年试制开发,终使千年古酿再放光彩。“鹤鸣九皋,声闻于天”的九皋山上皇古地烟云涧,有传世千古的上皇造酒用水——上皇古泉。 
下一篇:返回列表
版权所有:洛阳市农业局 豫ICP备05012585号
关于我们免责声明工作人员联系我们